首页  院士抗疫  媒体报道  中医救治特色  常见病症解答  留学生园地  海外动态  我要咨询 
中医救治特色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中医救治特色 >> 正文

中医古代疫病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鼻疗方组方规律分析

发布日期:2020-07-13    点击:

目的 深入分析中医古代疫病鼻疗方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鼻疗方(简称“新冠鼻疗方”)的用药特点,评估新冠鼻疗方与古代疫病鼻疗方的传承关系,进而探索中医疫病鼻疗方的用药规律。方法 检索《中华医典》获取5个历史时期48部古籍210条文献条目,筛选古代疫病鼻疗方132种(含燃熏方62种、挥发方63种、煎煮方7种);检索全国各地市及以上卫生主管部门官方网站和研究性文献,收集到新冠鼻疗方处方20种(含挥发方12种、煎煮方8种);采用“中医传承辅助平台”软件对各类处方进行处理分析。结果 ①古代疫病鼻疗方共涉及178味药材,单味频次≥10次的25种,使用频次最高者为雄黄。其中燃熏方涉及103种,频次≥5次的28种,频次最高者为雄黄,药对频次最高者为“雄黄-雌黄”,核心处方为“雄黄、朱砂、雌黄”。挥发方涉及142种药材,频次≥5次的30种,频次最高者亦为雄黄,药对频次最高者为“朱砂、雌黄”,核心处方为“雄黄、朱砂、雌黄、鬼箭羽”。7种煎煮方涉及17种药材,频次最高者为桃枝。②20种新冠肺炎鼻疗方涉及22种药材,频次≥2次的18种,使用频次最高者为艾叶。其中挥发方涉及药材18种,频次≥2次的13种,频次最高者为藿香。煎煮方涉及药材13种,频次≥2次的7种,频次最高者为艾叶。结论 古代疫病鼻疗方以燃熏法和挥发法为重点,擅用矿物药,用药品种多;新冠鼻疗方以挥发法和煎煮法为重点,全部采用植物药,用药品种少,对燃熏法未能有效利用。认为新冠肺炎鼻疗方体现了对古代鼻疗防疫经验的传承应用,但也存在明显的研究短板,建议推进中医鼻疗防疫经验研究,为中医药参与现代传染病防控体系建设提供新的支撑。

Copyright © 新冠中西结合门诊咨询中心网站